高某甲等五人向被害人下药后 一同赌博并诈赌的案件定性

 更新日期:2019-02-14 来源:长兴县司法局 浏览次数:
【案情简介】

2016年8月23日,高某甲、高某乙、刘某某、谢某某、钟某某等人经商量欲骗取被害人鄢某某财物。后高某甲等五人驾驶车辆至湖州市长兴县,期间经商量后由高某乙在湖州市联系被害人鄢某某并将其带至湖州市长兴县。当晚,高某乙、刘某某、谢某某与被害人鄢某某在长兴某KTV包厢内唱歌,为让鄢某某积极参加赌博并不易发现有诈赌行为,将刘某某事先准备的药物放在被害人鄢某某的酒杯中让其喝下致其精神恍惚。随后,高某甲、高某乙、谢某某、刘某某和鄢某某在长兴某酒店房间内以“牛牛”的形式进行赌博,过程中,高某甲等四人以“出老千”的方式诈赌致被害人鄢某某不断输钱并让鄢某某签下一张7500元的欠条。2016年8月24日,被害人鄢某某按照欠条向被告人归还部分欠款。高某甲、高某乙、刘某某、谢某某、钟某某从被害人鄢某某处共计骗取人民币61000元,后予以分赃挥霍。

【调查与处理】

2016年11月23日至11月24日,高某甲等五名犯罪嫌疑人被长兴县公安机关刑事拘留。2016年12月30日被长兴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7年2月28日,公安机关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7年6月23日,长兴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高某甲等五人涉嫌诈骗罪向长兴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7年9月15日长兴县人民法院判决:高某甲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 高某乙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刘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谢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钟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法律分析】

(一)本案的定性

关于本案的定性,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认为高某甲等五人的行为应认定为诈骗罪,另一种认为高某甲等五人的行为应认定为抢劫罪。

诈骗罪,是以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该罪的主要特征是行为人故意虚构或者隐瞒事实真相,使人产生错觉、信以为真,从而“自愿”交出财物。这里的“自愿”是被害人受骗所致的结果,并非其本意。以骗取手法占有公私财物是诈骗罪区分于其他侵财罪的主要特征。

抢劫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行为。法律中认定抢劫罪的“其他方法”主要有,用药物麻醉、用酒灌醉、使用催眠术等。这些“其他方法”具有以下特征:首先这些方法必须是直接针对他人身体施加的影响力,使他人身体受到强制或者使其身体机能发生变化,失去反抗能力;其次,这些“其他方法”与被害人处于不能、不知反抗的状态有直接因果关系;最后,这些其他方法必须是为了排除被害人的反抗以便于占有财物而财物的。

关于本案的定性,主要是在高某甲等五人是否实施了足以使被害人鄢某某失去反抗的方法从而获取财物。本案中,高某甲等五人对被害人鄢某某喝的酒中下药物从而使鄢某某精神恍惚。认定抢劫罪的观点时高某甲的等人下药物的行为让鄢某某失去的反抗,从而失去财物。认定诈骗罪的观点是,高某甲等人下药的行为并不是致鄢某某失去财物的主要原因,鄢某某失去财物是其在赌博过程中被骗所致。

(二)观点及评析

综合全案证据考虑,笔者认为本案应定性为诈骗罪。

本案中,高某甲等五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经事先商量后准备从被害人鄢某某出获取财物,主观故意明确。高某甲等五人在本案中主要手段是以“出老千”的方式来赢取被害人鄢某某的钱,该方式主要是隐瞒自己在赌博中的诈骗行为,下药的行为也是为了让鄢某某在赌博过程中不大容易发现有诈骗的手法存在,以此高某甲等人通过正常的赌博,以隐瞒真相的方式来赢取被害人的钱。

本案区分抢劫罪主要是客观方面表现不同。抢劫罪主要是以暴力胁迫的手段来获取财物,本案中高某甲等五人有实施下药物的行为,但在具体承办本案的过程中应结合所有的证据,被害人鄢某某讲到其被下药物后一直昏昏沉沉,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另有酒店工作人员正式鄢某某是有喝酒的样子,被人架着一起走进房间。但现有证据无法证实该药物导致被害人到何种意志丧失的程度,案件办理过程中,笔者看到的是鄢某某还能与高某甲等人进行正常的赌博行为。且高某甲等五人讲述一致,均讲到从被害人处获取财物是事先商量要以赌博中诈赌的形式来实现的,在过程中下药是为了让鄢某某积极参与赌博并且不容易发现有诈赌的手法存在,最后通过在赌博中“出老千”的方式让鄢某某不断输钱,从而获取财物。笔者认为,本案中下药物的行为主要是为了掩饰诈赌行为的存在,被害人被下药物后能够正常参与赌博,在赌博过程中高某甲、刘某某等人“出老千”的诈赌行为让五人最终从鄢某某出骗取61000元。因此,高某甲五人的行为是以隐瞒真相的诈赌行为来获取财物,宜认定为诈骗罪。

同时,笔者认为对照上述“其他方法”的特征下,鄢某某在喝下被下药物的酒后只是精神恍惚,并无不知反抗、不能反抗,以及失去反抗能力;在鄢某某被邀请参加赌博时,其应该是能拒绝的,但并未拒绝,高某甲等人的行为实质上并未达到抢劫罪的标准。笔者认为,关于心智清醒与否有程度之分,该程度区别必须综合考虑所有证据,并不能因为被下药就一定是趁被害人无法反抗劫取财物,在无法明确认定被害人丧失反抗能力或者被施以暴力手段时,应认定为诈骗罪。

(三)本案办理思考

一般来说,诈骗罪和抢劫罪是较为容易区分的,虽然二者的主观故意都是以非法占有公私财物为目的,但客观表现上来说是不同的。类似于本案对诈骗罪还是抢劫罪的定性考虑主要是在审查证据的过程中产生的。笔者在办理本案过程中,首先看到的是高某甲等人利用了药物,对服用该药物的人员尿样、血样进行检测发现有甲基苯丙胺成分,即大家熟知的冰毒。冰毒是一种毒品,服用后会让人产生精神亢奋等特征,高某甲等人正是利用鄢某某被下药后回积极参与赌博来实施犯罪行为。那么,笔者也曾考虑是否应定性为抢劫罪,毕竟被害人鄢某某有被下药物,并且其对被下药后的表述是完全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是,笔者也看到就本案证据而言,鄢某某被下药后的状态是不明确的。在高某甲等参与下药并赌博的人员中供述较为统一,都是讲到被害人被下药物后,对外界事物的注意力为下降,因此,玩牌赌博过程中一方多抓几张牌,然后选好了再放回去也不会引起被害人的注意,高某甲一方的人员中参与赌博的本来就是会“出老千”诈赌的,并且赢钱也是在正常赌博中“出老千”,让被害人以为自己一直是在赌博中正常输钱的,正是通过该种方法,高某甲等五人达到了获取财物的目的。那么,在现有证据情况下,没有明确的证据证实被害人鄢某某被下药后心智是否清醒、是否已经不知、不能防抗,但其能参与赌博是明确的,高某甲等人诈赌也是明确的。在没有明确的证据来认定抢劫罪时,笔者认为本案在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时定性为诈骗罪较为妥当。

【典型意义】

在办理该案的过程中,长兴县人民检察院主要围绕案件事实、证据、程序和法律适用等方面展开,认真听取当事人陈述及相关证人证言等,着重对检察法律文书等重点内容、重点问题进行分析论证和解释说明,突出重点,精确司法,准确打击,坚守住公平正义的防线。该案典型意义在于:一是认真贯彻落实“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维护法律权威。该案中,针对高某甲等五人行为的定性问题,办案检察官详细讲解法律条文,并对该案被告人高某甲等五人进行释法说理,加强普法主体与对象间的交流,使被告人高某甲等五人深刻认识到自身行为的危害性。二是有针对性地进行以案释法,履行检察职能。该案中,就其法律适用而言,争议焦点在于其行为构成抢劫罪还是诈骗罪。办案检察官对高某甲等五人诈赌前的一系列行为进行详细剖析,在法庭上结合案情具体地阐释了相关法律知识,积极提升本案的普法效果和影响力。三是充分发挥新媒体新技术的作用,使办案效果与社会效果相统一。长兴县人民检察院通过“两微一端”等新媒体进行普法宣传教育,通过编播《检察在线》栏目,使社会公众对案件事实及相关法律界定问题有了更充分的认识。

  [打印文章]

本站网络实名(3721):湖州普法网
管理信箱:webmaster@mail.hzpfw.com 联系电话:0572-2398988 传真:0572-2398995
©版权所有:湖州市司法局 技术支持:湖州市信息中心
浙ICP备05051886号